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陈柄良专栏|当赢得鸟巢之路比赛后,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在心中泛起波澜

它拱了又拱,目光中泛着一种很激烈的情绪,口中的衔铁嚼了又嚼,发出频繁的金铁相击的声音。

我能明确地体会到它兴奋与跃跃欲试的心情,这对于它而言是极难得的,至少在我与它一同参加的不少比赛中,它很少有这种积极的情绪。

于是当那场比赛我们携手获胜之后,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在心中泛起一圈圈波澜。

2018年春夏交替之际,我参加了一场人数众多的比赛,时至今日这也是我参加过的人数最多的比赛之一。仍记得当时在初见名单时的惊讶与些许泄气,毕竟强手云集,实难让我提起一股兴奋的劲头。

就这般顺着泄出去的气坐在小椅子上,也未管马房门上的灰尘,轻轻地倚上,仰着头看着马房天花板上的几根通往我视觉边界的管道,直到它的脸缓缓遮住我的视线。

马的眼神是很灵动的,它们很会通过眼睛表露情感和我对话。而此时此刻,我在它的眼中竟也意外地读出了一种从容。以往的比赛中,它总是会慌慌张张地从车上跳下,即便是入了马厩也总会用一种不安的目光凝望着我,时而焦躁地在马厩中打转,表现出急迫想要回家的感觉。而在这般时刻,往往也需要我对它更多抚慰,或是喂些零食,至少让它安心些许。只是如今,在我有些气馁之时,它倒反过来安慰我,将头轻轻搭在我身侧,呼吸间,一股股热气有节奏地抚着我的脸,一时让我也有了几分惬意,于是脑海中的情绪也就随之平复。

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深深吸一口气,大抵找到一些以往比赛时的感觉,然后打理马匹,准备迎接比赛。

训练场里的人极多,不远处的马房里也十分喧闹,整个场地都掺杂着人们的喊声与马儿时不时的嘶鸣。我一直认为比赛是有其气场所在的,而当时便有着一种热闹却又极其凝重的气场,凝重也并非是大家相互敌视或是暗中较量,反倒是因为共同向着同一个目标努力而大致会让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一份压力。

马应当对这种氛围更为敏感,它们更会感知周遭一切的变化。所以,将耳朵背起,它以一种亢奋且有些许戾气的姿态走入训练场。

它的性格一直是敏感且小心的,这般姿态实属难得,偶有几次也是在喂它吃食时,过道中有马走过,疑是来与它分食,才会激起它的怒气。而在赛场中,马与马间隔不大且容易接触的环境下,它能够表现出一种强硬,在我的思绪中是令我感到讶异的。些许的平地后,我们开始我们的跳跃热身。

我至今仍记得那种感觉,向来不喜跳障碍的它,在面对障碍时的那种兴奋与向前的欲望,竟让我有了无法控制住它的迹象。我初次体会到了它的全情投入,是这样令我喜悦,同时也有一点点因濒临失控而产生的尴尬。

那场比赛完成的十分流畅,无论是障碍间的速度还是小回转,它都完成的十分良好甚至于超出预期。领奖时,或许是知晓自己的胜利,它的趾高气昂写满在我与教练衣服上那些来自于它的口水。

在那之后的比赛中它好似又回到了以前,总是一副不安的样子,但在极少的几次相同的情况中,我也大致得出了一些结论。对于它而言,每当参赛人马多、赛事盛大时,它也总会随之兴奋起来,隐藏在它胆小性格背后的竟是一种极强的胜负欲。于是,渐渐的,我与它的组合也就都有了这个特点,人愈多、赛事愈盛大时也就产生更强的拼搏的激情,无论成败,至少在行进过程中,总归能让我们更加沉浸与享受。

又想起那年参加二青会时,我是那般清晰地感知到它的付诸全力,也能十分清晰地体会到它比赛结束后,回马房途中的沮丧。那股沮丧大抵延续了接近一两个月之久,回想起来,恍然间也更能感同身受几分。

其实,我也曾观察过不同的马匹,在比赛过程中马所拥有的特点是极复杂的,如果能够有效的加以利用,确实能在比赛中有更好地发挥。

这么想来,或许下一步就是如何激发它的胜负欲,让它比赛的状态不会受到人马数量多少的影响。

作者介绍

陈柄良,19岁,出生于北京市,自2015年开始学习马术,现就读于北京工业大学。参加过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北京市市运会、国际马联青少年国家杯、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等多项赛事。获得二青会体校甲组场地障碍赛团体第四,个人第八;北京市市运会团体冠军,个人第四;北京市青少年锦标赛冠军;国际马联官方青少年赛事2018CSIO J&Y青少年马术场地障碍赛少年组菁英杯赛冠军、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115cm级别冠军等。

本文为搜狐马术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KK体育官网_游戏平台 » 陈柄良专栏|当赢得鸟巢之路比赛后,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在心中泛起波澜